快捷搜索:  as

游枝:无弦琴——穷开心

邻居,快九十岁的老男,不是锄屋后近山边的杂草,便是用铲子挖沟渠,又时时替在相近假寓下来的野狗洗浴。总见他有繁忙的事在做着,几时都见他操劳得一身汗水。

他说,有得好忙,就兴奋了。他的老伴,大年夜半年前走了。听他说,是近十几年来,不走动不肯劳作,感觉老了又没多余的钱可以旅行、联谊或过破费日子,吃饱,不是看电视便是睡觉,小病了几年就逝世了。

打开了一条活路

人老了,也得老得兴奋些,这样的劝说措辞,很多人都有一个相同的来由辩驳,说老了钱不富裕的话,什么快乐也弗成能有。切实着实,钱不多,尤其是老龄人,一分一毫算过才敢用,不安的时刻多,哪来寻乐的可能。

我这位老邻居,他真的日子过得很兴奋。就教过他,很简单,孩子一家在吉隆坡生活,节日及孙儿黉舍假期才回来小住一两天,余下的日子,就一小我过。儿子的收入不算高,他每月的养活费是刚刚够用的环境下以前的,自己费力了几十年,总不想老了还苦着过日子。他这关想通了,为自己打开了“穷兴奋”的一条活路。生活怎么过,是自己抉择的,我的高龄邻居,就验证了老后便是穷也有穷兴奋的日子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